[烟农]彭水烟农每亩增收800多元

作者:admin日期:

分类:烟草控制资讯网_tobaccocontrol.com.cn

“我们采取‘绿肥+烟叶+农家肥’,收效十分明显。”2月15日,彭水县有关负责人告诉重庆日报记者,这促使当地烟农每亩增收了800多元。

在位于彭水县润溪乡白果村的喜润烤烟种植合作社里,十几名工人正忙着培育烟苗。“我们采用的漂浮式育苗具有细致、精准的特点,培育出的烟苗根系发达、抗病力更强。”喜润合作社经理石发扬告诉重庆日报记者,今年,合作社共培育了1900万株烤烟苗,可供移栽13570亩烟田。

烟草种植不但是一项劳动密集型产业,也是一项技术型产业。作为“老烟区”之一的彭水县,近年来,该县以技术为支撑,从育苗到栽种,为烟农提供“一站式”技术指导,不仅大大提高了种植效率,还让烟草产业成为当地不少农民增收的重要来源。

新式育苗提升壮苗比例

每年立春过后,便是烤烟育苗时节。据石发扬介绍,在十多年前,烟草播种与传统农业播种方式相同,就是由烟农将一颗颗种子撒播到地里,分散育苗,不仅耗时耗力,而且效率低下、成本高。

这两年,彭水县引入漂浮式育苗,由合作社统一培育烟苗,再分发给烟农。重庆日报记者在温室大棚内看到,工人将装有轻质育苗基质的穴盘漂浮于水面,穴盘上整齐排列着几十组孔洞,每个孔洞相当于一个营养窝,正好可播种一粒烟苗种子。

“这种育苗法培育出的壮苗比例高,种出的烟叶质量也更好。”今年50岁的唐猛是白果村种烟大户,他告诉重庆日报记者,烟草种子只有米粒大小,按照传统的分散育苗,烟农很难将一颗种子精准撒播到一个营养窝里。过去,在烟叶播种培育阶段,他往往要进行多次补栽。尽管如此,烟苗生长依然参差不齐,等到收获时节,烟叶品质自然大受影响。

采用漂浮式营养穴盘培育出的烟苗不仅长势整齐划一,而且壮苗率也比过去提高了4—5倍。去年,他一共种植了100多亩烤烟,平均每亩增收300—500元。

“漂浮式育苗适用于大面积种植烤烟的烟农,目前,已惠及全县2000多户烟农。下一步,我们还将对该技术进行进一步推广应用。”彭水烟草分公司润溪工作站副站长李涛告诉重庆日报记者。

以虫治虫促进烟叶稳产稳收

烟叶要想稳产稳收,防治病虫害是关键。这几年,润溪乡村民余开龙正学着培育蚜茧蜂,今年,他将使用“以虫治虫”的方法来防治让所有烟农都颇为头痛的烟蚜虫。

烟蚜是蚜虫的一种,依靠吸食烤烟叶片、茎秆的汁液生长。烟蚜大量繁殖还可传播病毒,使烟叶感染花叶病。过去,烟农们防治烟蚜多使用化学农药,虽然见效快,却破坏了土壤肥力,而且农药残留在烟叶上还会影响烟叶品质。

为解决这一难题,彭水县在我市率先推广起蚜茧蜂防治蚜虫技术。余开龙所在的润溪乡便是试点乡镇之一。李涛解释称,蚜茧蜂是烟蚜的天敌,雌蜂将卵产于烟蚜体内,其幼虫利用烟蚜的营养物质生长发育,最终导致烟蚜死亡,形成僵蚜,成蜂羽化后又寻找新的烟蚜产卵、寄生,形成一条完整的食物链。

每年,当地烟农会选取繁蚜量高的烟叶培育种蚜,当单株蚜虫量达150—200头左右时,进行接蜂,形成僵蚜。李涛告诉重庆日报记者,每个育苗盘的繁蜂量在1.5万头左右,1头茧蜂一生能在250头蚜虫内产卵,平均6—8天便可更换一代茧蜂。如此算来,要防治烟蚜,每亩烟地只需放置1—2盘带僵蚜的烟苗即可。

去年,彭水县使用蚜茧蜂生物防治面积达18.58万亩,病虫害发生率较传统防治下降了近10个百分点。

科学改土让烤烟种植更生态

彭水县地处武陵山区,很久以来便有种植烤烟的传统。可由于长期施加化肥,造成土壤板结,保湿、保肥力低,严重影响了烟叶种植效能。如何改良土壤,使植烟环境更为绿色、生态,是当地烟农盼望解决的难题。

在润溪乡喜润合作社肥料厂,重庆日报记者看到,工人们正忙着将收集的牲畜粪便进行发酵处理,加工成农家肥,然后打包运输。这里是彭水县最大的一家农家肥加工基地,每年生产的2万吨农家肥可滋养周边5万多亩烤烟。李涛告诉重庆日报记者,以润溪乡为例,近年来,他们以农家肥为节点,通过“绿肥+烟叶+农家肥”的种养循环模式,一举解决了粪便处理、秸秆焚烧、土壤保育等多个难题。去年,彭水县烤烟种植施用农家肥亩用量由原来的100公斤增加至150公斤。

与此同时,他们还大面积推行“绿肥”种植。每年烤烟收获后,烟农便会在烟田里撒播胡豆、油菜作为“绿肥”。来年春季,再将“绿肥”的秸秆翻压还田,以增加土壤肥力。

“没想到,用绿肥种出的烟叶品质更好。”种烟大户唐猛感慨道,过去,由于土壤肥力下降,他种植的烟叶品质越来越差,在烟叶分级收购时,卖不起价。前年,他首次尝试“绿肥”种植后,不仅烟叶品质逐年提升,而且土壤也更加肥沃,实现了烟叶生产可持续发展。

目前,全县累计进行“绿肥”种植的烟田共有1.04万亩,有效提升了种植效能。据统计,去年,烟叶的中上等比例较三年前增加了9个百分点,使烟农每亩增收800多元。(左黎韵)

[烟叶收购]普安:“三卡一码”实现烟叶精准化收

  8月20日以来,普安县全面启动烟叶收购工作。今年,县烟草部门启用“三卡一码”智能收购,对全县的13万担烤烟进行集中收购,其便捷、规范、灵活、高效的运行特点,实现烟叶收购精细化、精准化。

  赵永方是新店镇波汆村的一名烟农,今年他将自家烤烟拉到镇上的烟叶收购站后,体验了与往年不同的交售模式。

  新店镇波汆村烟农

  赵永方:

  我今天拉了1000多斤烟来卖,现在我车也上好了,然后辅助工来把我的烤烟拉进去以后,我就在休息室休息。

  8月28日上午10点,老赵按照调度员从手机上派发给自己的烟叶交售时间如期来到收购站,进行登记领单,待辅助工对自家烤烟进行青杂、水分、霉变检验后,被推入分级区,整个交售过程,烟农是禁止参与的。尽管如此,老赵却很放心。

  新店镇波汆村烟农

  赵永方:

  它这个框是扫二维码的,我们农户又不用管,他里面的人又不知道是哪个的烟,也不担心我们的烟会丢失,这些就不担心了。

  扫描烟筐

  工人分拣

  对比审核

  插放等级卡

  老赵提到的烟框扫二维码是今年普安县烟草部门采用的“三卡一码”智能收购模式,即质管员通过手持机扫描烟筐上的FRID卡,绑定烟框与烟农基本信息后,将烟叶推送到分拣台由分拣工人进行挑选分级,并对烟框插放台班卡,再经主评员对比审核烟框后插放等级卡,通过扫描仪自动扫描“三卡”识别烟框登记信息并自动称重,确认打印票据,最后成包赋码。

  扫描“三卡”

  自动称重成包赋码

  普安县新店镇烟叶站站长

  曹兴兵:

  我们以信息化为抓手便捷的贯穿了专分散收的整个环节,它的优点就是减工降本。

  相比传统的收购模式,“三卡一码”智能化收购不仅省去了烟农排队等候环节,还大大缩短了交售时间。与此同时,在智能化收购过程中,烟框从分级台到过磅需要经过烟叶装框、审核、定级、复核4个环节,有效避免了“关系烟、人情烟”现象的发生,确保了整个烟叶收购过程有序、公开、透明,实现烤烟收购精准化。

  新店镇波汆村烟农

  赵永方:

  我们今年的收购秩序是很好的,我们拿烟来卖是烟叶站的调度员调度我们来,我们当天卖完当天回去,像往年,运气好的时候要等半天或者一天,运气不好挤的时候要等三天,因为像今年这个秩序,我们一个小时就卖得结束。

  普安县新店镇烟叶站站长

  曹兴兵:

  我们整条信息化的流水线,体现在调度精准,我们全部用手机APP进行调度,哪家来好多量,哪家来几百斤烟全部输入手机可以进行查询。在等级这块的精准,我们分级工在分级桌上他要进行烟叶来料全部对靶分,这样烟在精准分级这块效果要好得多,然后到评级的时候我们要进行对框,我们每个等级都有一批框样,就对着这个等级评级,不至于把等级判断失误。

  “三卡一码”智能收购模式将烟叶的每一项数据信息,通过扫码自动录入系统,从而保证了数据的一致性、准确性。而过磅后成包的烟叶被赋予唯一的二维码标识,则随时可以追溯烟叶源头,从而保证了烟叶收购质量。

  普安县新店镇烟叶站站长 曹兴兵:

  这个二维码相当于这包烟的生份证,所有的烟农信息,所有的评级员的信息一律清楚。如果这个烟到厂家出现质量问题,厂家拿起这个二维码一扫,就可以查出这包烟的信息,所有收购流程的信息和烟农信息就全部查的出来,原来最多就追溯到收购点,追不到农户,追不到评级员,追不到小组长,追不到质管员。

  近年来,普安县烟草局除了在烟叶烘烤、收购等环节融入智能化,同时将信息化管理贯穿到烟叶生产的田间地头,形成了烟叶生产全程信息化管理链条,真正做到烤烟生产工作精准化、精细化。

  普安县烟草局质量总监 技术推广站站长

  田仁进:

  我们这个烤烟生产,全生产环节都是采取了信息化管理,我们通过信息化管理、信息的录入,可以做出一个科学的依据,这样烟叶的产量和烟叶的质量它会进一步提高。

  据了解,普安今年计划收购烟叶13万担,共11条收购线,截至08月28日,累计收购烟叶12552.47担,累计担均价998.07元。(记 者:刘光兰 陈正党 杨国宇)


相关阅读

关键词不能为空
极力推荐
  • 天津三年要培训60万人才 还有补贴

  • 日前,《天津市职业技能提升行动实施方案(2019—2021年)》发布,三年共开展各类职业技能培训60万人次以上,其中2019年培训18万人次以上。对企业职工、高校毕业生、农村劳动力、下